提高资源利用效率专家建议关注循环经济的碳减排贡献。

在国务院发布的《2030年前二氧化碳排放.

在国务院发布的《2030年前二氧化碳排放峰值行动计划》(以下简称《计划》)中,“循环经济助力减碳”被列为国家将重点实施的“二氧化碳排放峰值十大行动”之一。但是,目前我国还没有建立起依靠循环经济实现碳中和目标的具体路径。循环经济产业规模小,产业发展水平低。

《规划》提出,要抓住资源利用源头,大力发展循环经济,全面提高资源利用效率,充分发挥降低资源消耗和碳排放的协同效应。

中国循环经济协会、上海交通大学环境科学与工程学院等专家近日建议,关注循环经济的碳减排贡献,构建面向碳中和目标的绿色低碳循环社会。

各地资源循环利用的“冷热不均”

11月26日,生态环境部发布《关于2021年第二批废弃电器电子产品拆解处理种类和数量审查的函》显示,仅公布的第二批各类废弃电器电子产品拆解处理企业就达到84家,分布在25个省份。

这些拆解加工企业的规模参差不齐,有的有几十万的废旧电器,有的只有几十个或者根本没有。

根据商务部今年8月发布的《中国再生资源回收行业发展报告(2020)》,2019年,中国再生资源回收企业约有10万家,回收行业从业人员约1500万人。报告显示,再生资源回收企业普遍规模小、设备差、技术落后,再生资源的分拣仍以人工方式大致分类。不同类型、不同系列的原料难以有效分离,下游企业在利用过程中仍需耗费人力、资金进行预处理,导致再生资源回收成本高、回收利用率低。

机动车拆解业的情况也差不多。据中国再生资源回收协会报废汽车分会介绍,目前,全国具备报废汽车回收拆解资质的企业近740家,回收网点超过2300个,基本覆盖全国80%以上的市县。

该章认为,虽然近年来我国报废汽车回收拆解率明显提高,但报废拆解率仍然较低,全国平均报废率仅为机动车保有量的3%~4%,明显低于发达国家的6% ~ 7%。回收拆解率仅为机动车数量的1.0%~1.5%,远低于发达国家5%~6%的水平。

商务部上述报告反映,由于再生资源回收行业经营者素质低、场地差、安全环保设施差、纳税低、效率低,各地对再生资源回收项目的态度参差不齐。

碳减排综合贡献率超过25%

在新出版的《中国科学院院刊》中,上海交通大学-联合国工业发展组织绿色增长联合研究院副教授魏文东、上海交通大学环境科学与工程学院院长耿勇等多位专家撰文指出,工业领域温室气体排放的50%以上来自材料的生产,提高材料的循环利用率可以减少温室气体排放。

专家以塑料为例。目前,95%的塑料包装材料在首次使用后被丢弃,只有14%的塑料包装可以回收利用。通过循环利用的原则提高塑料的利用率将大大减少碳排放。

与一次铜、一次铝、一次铅相比,二次铜、二次铝、二次铅生产能耗可分别降低1054kg/吨、3443kg/吨、659kg/吨。研究数据显示,2018年全球铝行业排放二氧化碳11亿吨,其中原铝产量占碳排放的2/3贡献了95%,而占1/3左右的二次铝产量仅贡献了5%。

中国循环经济协会的计算结果显示,“十三五”期间循环经济对中国碳减排的综合贡献率超过25%。协会会长朱立阳近日撰文解释分析,主要体现在几个方面:

材料替代,用粉煤灰等固体废物替代石灰石等含碳量高的碳酸盐材料,可有效降低煅烧过程中的能耗和石灰石分解产生的二氧化碳排放量,每吨综合利用的固体废物可减少二氧化碳排放量约0.85吨;

工艺优化,通过回收利用废钢、废铝、废塑料等可再生资源,缩短工艺流程,有效降低能源和资源消耗。例如,用废钢代替天然铁矿石进行钢铁冶炼,每生产一吨钢可减少约1.6吨二氧化碳排放;

燃料替代,用生物质垃圾代替化石能源发电,每产生1万千瓦时的电能,可减少二氧化碳排放约8.1吨;

提高能源利用效率,通过余热余压回收、能源共建共享等措施和工业园区其他基础设施,可以大幅提高能源利用效率。仅2020年,中国就将回收约3.75亿吨标准煤,相当于减少碳排放约10亿吨。

产品回收利用,通过再制造、高质量翻新、延寿等技术手段,可以大幅降低制造新零部件带来的资源能源消耗和碳排放。例如,再制造产品与制造新零件相比,可节省70%~80%的材料,减少碳排放80%以上。

完善资源循环利用体系

魏文东表示,我国循环经济除了产业规模小、产业发展水平低的因素外,还面临治理体系不健全、循环产业和技术创新体系不成熟等关键问题。我们尚未构建依托循环经济实现碳中和目标的具体路径,也尚未制定发展循环经济的中长期战略规划。

“目前,我国尚未形成以政府为主导、企业为主体、社会组织和公众共同参与的循环经济治理体系,社会力量参与循环经济和碳中和的积极性不高。”比如魏文东就表示,由于缺乏引导,大众的绿色低碳生活方式尚未形成,存在普遍的“弃式”快买快扔的消费行为。

比如,除了一次性产品的广泛使用,手机等电子产品的快速替代也造成了大量的资源浪费,加剧了固体废物的产生。公众对资源节约和垃圾分类仍然缺乏热情。“限塑令”“绿色出行”等政策实施效果不如预期;很多社区存在垃圾分类不严、投放场所凌乱、垃圾混收混运等问题。

上述专家建议,分类制定重点区域、重点行业、重点企业碳中和循环经济发展规划,明确相关主体绿色低碳循环发展的阶段目标、实施路径和行动计划;为与循环经济相关的行业和企业设定具体的碳减排目标,确保循环经济发展与碳中和行动协调推进;引导地方政府灵活运用财税政策和产业政策,支持循环经济产业发展、能源高效利用和资源循环利用。

同时,构建绿色低碳循环发展的生产、流通和消费体系,实现碳中和。对相关循环经济产业和企业给予更多支持,为资源回收企业发展提供原材料支持和市场支持,支持再生金属、再生水等循环产业发展。培养绿色低碳意识,推动公众在衣、食、住、行等方面向绿色低碳生活方式转变。

《到2030年二氧化碳排放峰值行动计划》也明确和完善了资源循环利用体系。高水平建设现代化“城市矿产”基地,推进可再生资源标准化、规模化、清洁化利用。到2025年,废钢铁、废铜、废铝、废铅、废锌、废纸、废塑料、废橡胶、废玻璃等9种主要再生资源回收能力达到4.5亿吨,到2030年达到5.1亿吨。

(文章来源:CB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