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高价药”医保的第一天:很多患者的自费费用降到了几千块。

包括院内钠注射液在内的7种罕见病药物纳入.

包括院内钠注射液在内的7种罕见病药物纳入国家医保。近年来,多方呼吁的将高价值稀有药物纳入医保,实现了零的突破。

2022年新年第一天,《国家基本医疗保险、工伤保险和生育保险药品目录(2021年)》正式实施。本报记者了解到,1月1日,北京、上海、广东、浙江、四川、山东、湖南、湖北、福建、江西、河南等11个省市医院收治了近20例脊髓性肌萎缩症患者。接受了院内钠的治疗。药品价格从近70万元一针降到近3.3万元一针。

当日上午,本报记者来到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儿童医院滨江医院(以下简称“浙江大学儿童医院”)。在该院住院部18楼神经内科,4岁SMA患儿辛欣正在等待注射院内钠。

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儿童医院神经内科主任医师、脊髓性肌萎缩症多学科诊疗团队(SMA-MDT)组长、浙江省SMA诊疗专家组组长毛珊珊告诉《The Paper》,欣欣1岁9个月时被诊断为SMA II型,之前一直在多学科诊疗团队的管理和康复治疗下。“我没有接受药物治疗,一直在等待药物治疗。”

馨馨的妈妈告诉《报纸》记者,一家人决定在馨馨一岁左右的时候带她去考试。“基本上孩子一岁左右就学会走路了,但馨馨在抓周的时候不会爬也不会坐不稳。她总是前后摔倒。”经过9个月的求医,1岁9个月的时候,心心在北京首都儿科研究所确诊。

SMA是一种由运动神经元存活基因1 (SMN1)突变引起的常染色体隐性遗传病。脊髓前角和延髓运动神经元变性,导致进行性、对称性肌无力和近端肢体和躯干肌萎缩,居2岁以下儿童致死性遗传病之首。这种罕见疾病在欧美存活新生儿中的发病率约为1/10000,携带频率为1/40-1/50。值得一提的是,目前我国还没有确切的发病率数据,我国人口中的载频约为1/42。

上午10点36分,辛欣被抬进注射室;10点48分,医生团队推开门,整个过程结束。在注射室,局部麻醉完成后,通过腰椎穿刺将一剂诺西酮钠注射液注入心心鞘内。毛珊珊在打针前告诉心心,“阿姨送你的礼物,是无形的礼物,但会给你带来惊人的改变。”

打针后,毛珊珊的团队给了欣欣第二份礼物,一枚小战士金牌。毛珊珊解释了这个看得见的礼物的含义。“金牌的一面是浙江大学儿童医院,另一面写着‘聪明的了不起的天使’。它的首字母缩略词是‘SMA’,就像脊髓性肌萎缩症一样,但意思完全不同。”

这个小战士金牌上的数字也会随着打针的次数而变化。“目前我们团队管理的患者中,这枚奖牌上的数字已经是10个了。”毛珊珊认为,两个礼物,一个看得见,一个看不见,也代表着“科学”与“人文”的交汇,这也是我们关注罕见病群体时需要的两股力量。

除浙江大学儿童医院、浙江大学医学院第二附属医院(以下简称“浙江大学第二附属医院”)和温州医科大学于颖儿童医院(以下简称“温州医科大学第二附属医院”)外,浙江SMA诊疗专家协作组的另外两个核心单位也在元旦当天完成了首批怀旧钠的注射。

浙江大学第二医院医学遗传学科/罕见病诊疗中心负责人、中国罕见病联盟浙江协作组主任吴志英教授告诉本报记者,浙江大学第二医院一名接受院内钠注射的中年男性患者长期误诊,确诊时间较晚。“诊断是10年前才做出的,自从药能治好后价格就比较贵,也没吃过药。”

需要注意的是,更多SMA患者将受益于将诺西酮钠注射液纳入医保目录。“与此同时,这对我们的医生来说将是一个巨大的挑战。”毛珊珊认为,“这个时候我们要做的就是更好地打造MDT团队,为未来越来越需要医学的SMA患者提供最精准、最全面的多学科医疗资源。”

她向本报记者举了一个例子,“SMA患者的临床表现是进行性加重。比如因为力量不足,患者的脊柱变形会逐渐加重。”长期没有治疗的病人,将来可能会来看病。“如果一些患者出现严重的脊柱畸形,我们给患者进行鞘内注射会更加困难。”

吴志英也谈到了上述问题。她还强调,“患者数量会增加,我们的工作量自然也会增加。我们需要更好地管理这些患者。”同时,吴志英提到,目前怀旧钠的药物摄入方式是根据临床特殊需要临时采购。“药品价格昂贵,储存要求高,但未来患者数量增加后,希望药品供应渠道进一步畅通。”

吴志英表示,罕见病药物研发难度大、范围高、周期长,已经难以满足患者的临床需求。价格往往极其昂贵,药品的可及性面临严峻挑战。医保目录的调整,说明国家对罕见病患者群体的高度重视。新完善的罕见病药物目录填补了国内相关罕见病治疗药物的空白,为临床用药提供了选择,为更多罕见病患者延缓病情发展、提高生活质量带来了希望。

诺原酶钠注射液是世界上第一种用于SMA疾病矫正和治疗的药物。凭借精确设计的反义寡核苷酸(ASO),通过鞘内注射直接作用于脊髓运动神经元,开启SMA的疾病矫正和治疗时代。它获得了盖伦最佳生物技术产品奖,被称为“诺贝尔医学奖”。2016年12月,诺西酮钠注射液在美国获批。2018年,诺西酮钠注射液进入中国“第一批临床急需的境外新药名单”,并于2019年2月获准在中国上市。

此前,由于近70万针的价格较高,患者很难接触到医院钠注射液。2019年5月,中国初级卫生保健基金会宣布正式启动首个SMA患者援助项目,援助药品由博健公司捐赠。

2021年1月,“康复新生-脊髓肌萎缩症患者帮扶计划”再次升级,进一步降低了患者自付比例。数据显示,在新救助计划的帮助下,第一年使用院内钠注射液患者的药疗自付费用从约140万元降至55万元,第一年下降约60%。之后,每年用于戒毒的自付费用从原来平均每年105万元下降到55万元,降幅约50%。

得益于2021年医保谈判,目前院内钠注射液已降至每针近3.3万元。据报道,病人自费只需要几千美元。

(来源:该报)